扫二维码关注
掌握行业一手资讯

【行业资讯】广州首个海绵城市试点初显身手

2016-06-24

随着雨季来临,
暴雨又让全国大多数城市遭遇了严重的内涝。
翻看近几年的新闻报道,
可以发现,内涝并非只是某个城市的问题,
而是成为了暴雨之后的普遍现象。
 
来源:羊城晚报
 
自今年5月以来,连场暴雨让广州多次沦为“水上威尼斯”。即便是普通市民,也很清楚广州水浸原因:管网陈旧、河道变窄、规划缺乏前瞻……这是大城市发展过快的代价,短时间内“推倒重来”并不现实。但广州也在努力探索解决之道,比如“海绵城市”建设。
 
本月底,位于天河区智慧城的广州大观湿地公园将正式对外开放,这也是广州首个“海绵城市”试点。这套“海绵城市”系统究竟能为广州带来什么?羊城晚报记者前往一探究竟。
记者探营
首个“海绵城市”试点如何运作?
大观湿地公园位于天河智慧城东部、大观路的西侧,占地面积47公顷,北靠旧羊山,南接车陂涌的支流杨梅河。它有另外一个名字:天河智慧城东部水系连通一期工程。在大观湿地公园里,记者所看到的,是一个水草丰美、鸟栖虫鸣,被山水环抱的世界。你很难想象它与治水有多大的关联。
 
但正是这一草一木、一湖一景透露出了“海绵城市”的理念。所谓“海绵城市”,顾名思义就是要把城市弄得像海绵一样,在适应环境变化和应对自然灾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弹性”,下雨时吸水、蓄水、渗水、净水,需要时将蓄存的水“释放”并加以利用。
 
大观湿地公园把这个理念运用到极致。
 
导致广州城市内涝的原因总体来说可以归纳为三个因素:第一是山洪,第二是管网老化淤塞,第三是河道面积过窄。在天河、白云这些广州以北地区,受山洪影响特别大,洪水往往来得快,退得也快,下游地区地势特别低洼,很容易造成“水浸街”。
 
项目主要负责人、广州市水务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况娟娟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这套系统建立的初衷就是为了从源头削减雨洪。公园最北端的思观广场与旧羊山相邻,也是整个“海绵城市”试点地势最高的地方。当暴雨到来的时候,旁边大观路以及来自旧羊山的雨洪首先会汇集到这里。广场的底部铺设了很多能够储存雨水的蜂窝网格。雨水透过地面的透水砖,下渗到网格中进行存储,然后顺流而下最终汇入下游的智慧东湖(又名新塘水库)。经过改造后,该水库能储存14万立方米的水量。
 
此外,下游还开挖了长达两公里的水系连通。据了解,每下一场雨,大观湿地公园能削减大约18万立方米的雨洪。
治水新路
“海绵城市”是否适合全城推广?
“海绵城市”试点建成后,受益最大的莫过于车陂涌支涌杨梅河两岸的居民。以前下暴雨时,该河段周边内涝相当严重。如今试点投入运作后,从上游流下来的雨洪量得到削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该区域的内涝。
 
此外,为了对水质进行进一步过滤,整个湿地公园一共挖了11个水塘,每个水塘有不同的过滤功能,沉淀过滤区、病原体净化区、重金属净化区、营养物净化区,等等。当下游枯水期需要补水时,思观广场储存的水将经过层层过滤,最终对杨梅河进行补水。
 
自亚运以来,广州治水投入巨大,然而在治理“水浸街”问题上,似乎一直没有太突出的进展。
 
“海绵城市”的理念无疑为目前广州治水提出新思路。“如今治水应该加入一点逆向思维,不是通过无限加大管网来加强排涝能力,而是想办法从源头上削减雨洪,把快排、速排变成慢排的方式。”况娟娟表示。
 
但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在寸金尺土的中心城区,不可能像大观湿地公园那样开辟出如此大片绿洲来对下游地区进行调蓄。中心城区该如何施展“海绵城市”功能?况娟娟认为可以从细节入手。“即便是你现在踩着的地砖,我们用的都是透水砖。”她说,这些地砖表面上有大大小小的缝隙,可以削减雨量。类似这些透水路面可以在广州中心城区的公园、广场,甚至是小区内部推广,能有效地削减地表径流,成本也比一般材料要更低。但由于观念还未普及,中心城区用到这些透水材料的地方目前依然少之又少。
 
此外,在房屋密布的老城区,屋顶是“海绵城市”理念发挥最好的舞台。况娟娟说,如果防水和承重都没问题,市区内的房子屋顶其实可以复种绿化或者打造成小花园来削减雨量。
任重道远
治理内涝仍需打通内部瓶颈
今年3月,广州市水务局邀请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所长王浩对广州“海绵城市”建设“支招”。王浩建议,广州今后建设“海绵体”,一方面要从平面排水向立体排水发展,空中屋顶花园、高层建筑和立交桥的立面,地面坑塘洼地湿地草地,下凹式广场,再包括地下适当的管廊系统、深隧等都是必不可少的设施。
 
王浩特别提到了海珠湖,他认为海珠湖的建设对海珠区周边水系调水补水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记者此前曾多次走访海珠区大塘涌、上冲涌一带,发现这些河涌通过与石榴岗河进行水质置换,水质已有了提升。王浩建议,广州未来必须通过多建公园绿地,把河涌内湖洼地利用起来。
 
不过,“海绵城市”并非万能。广州很多地方的水浸问题,更多是当地自身原因。例如,前段时间连场暴雨导致华南快速一带水浸严重,是由于潭村涌水位顶托所致。而广园西路的水浸黑点,则是由于猎德、车陂、棠下等很多流域相互作用所致。而杨梅河周边的内涝问题,更大原因则是河道不断缩窄所致。有水务人士表示,按照标准,杨梅河河道宽度是20-30米,但目前河道只有8米,一下暴雨,河涌来不及排水,周边就出现内涝。
 
管网问题也是内涝的主要因素。况娟娟表示,目前广州中心城区径流系数大,但管网的处理能力不足,而且很多管网内部淤塞严重,一旦暴雨,就很容易造成内涝,“‘海绵城市’确实是可以从源头解决问题,但局部的内涝问题,还需要把内部瓶颈打通。”

新 闻